🔥六和采总公司总部_腾讯大浙网

2019-08-26 02:58:10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6 02:58:10

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多么伟大,但是当我看到这位家属带来的患者后,却怎么也没想到,就是这位患者整整“折磨”了我三个月......患者是一位50多岁的老汉,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他躺在一辆被拆了座椅的面包车上,身下垫了一个被子,身上被绷带包裹得像一个木乃伊。“xx床什么病?”我跑到医生站抓住我一个哥们问。但是您知道吗?十年前我的经验不足,真正救您的不是我的技术,而是我当时那份热情、那份坚持、那份执着,是您和您的儿子对我的信任让我明白了如何做一名好医生。以下是全文:在抢救室里,我遇到了一位“熟人”——他是我十年前的一个患者。第一次换药,我竟然用了4个小时,整整4个小时。”我刚要说话,他接着又说:“没事,我没抱太大的希望,我知道我爸这个坎可能是过不去了,是生是死我都认了,不会怪您。我在努力着,老汉和他的儿子也在坚强地挣扎着。两天后,我对自己的决定开始后悔了。头面部、四肢、躯干,患者的烧伤面积达到了70%,其中重度的3级烧伤达到30%,创面有大量的渗出,植皮处有坏死和脱落。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刻,他认出了我,他努力地抬起手指着我,嘴里“啊、啊”地叫着,声音很微弱。

这就是一个医生的初心,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并呵护这样的初心。那时候的我就是个愣头青,真应了那句话——刚参加工作,没吃过亏,胆大。我看到他能慢慢地自己坐起来了,身上有些力气了。我记得换药时我拿出高渗盐水的那一刻,主任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,他没有说什么,但是我感觉到从那之后他开始经常出入这位患者的病房了,开始询问家属、安慰、鼓励、陪伴......我记得是第5天开始,患者烧退了他开始能吃东西了,不再抵触我了,见我的时候也呵呵地咧着嘴笑。

“xx床什么病?”我跑到医生站抓住我一个哥们问。

广泛存在于自然界,是伤口感染较常见的一种细菌。患者入院第40天那天护士给我打电话说老汉出事了。换药室里聚集了我们科所有的医生,打开纱布大量的黄色脓液涌出,坏死的皮肤发着恶臭,清创换药3个小时,期间有的医生默默地离开了,最后只剩下我、我的老师和主任。护士告诉我,在换药室别的医生在给他换药。“怎么来了,多在家休息几天啊。

那段时间,我带着他的检查资料去上级医院找老师咨询,自己回去进一步学习,调整治疗方案。

换药室里聚集了我们科所有的医生,打开纱布大量的黄色脓液涌出,坏死的皮肤发着恶臭,清创换药3个小时,期间有的医生默默地离开了,最后只剩下我、我的老师和主任。

我找到主任对他说:“主任,那个烧伤的病人我想收。

没有用任何辅助材料,没有用任何医保不报销的物品,这是患者家属的要求也是一次良心换药。

两天后我请全科人吃了一顿大餐(外卖,那会都是饭店的服务员送)。

“语气中带着几分责备和哀怨。

患者不配和我的治疗,眼神里透着一种责备,口中“啊、啊”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感染后因脓汁和渗出液等病料呈绿色,故名。

多发生在机体抵抗力降低时,如大面积烧伤,长期使用免疫抑制剂等。然后便是我21天21夜没有离开医院的陪伴。

出院时候怎么没换个药再回来啊?“我问患者儿子。几天后,我听到师兄们在谈论一个病人,从他们口中了解到几天前的那个家属带着患者回来了,要求在我科继续住院治疗,患者和家属就在门诊,但是谁都不想收、也不敢收。

这次出事是在一个月前,家里的羊圈着火了,我爸心疼羊,这些羊是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,他冲进羊圈,后来被邻居抬了出来,重度烧伤,然后我们被送到了市里的一家治疗烧伤的医院,一个月花了30多万,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,跟亲戚朋友也借了个遍,现在真的没办法了,医生说还需要20万继续治疗和再次植皮,但是也不敢保证效果。

他是个哑巴,看到我后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两个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我,努力地想坐起来,全身被厚厚的纱布裹着,有渗出,很臭......患者儿子办完了住院手续后,我们用医院的平车推着老汉来到了住院楼。

儿子又背来了一只羊,我再次悄悄地放了1000块钱在患者的住院押金里,那个时候我发现90天的住院,花费了患者不到3万块钱。